今天我們要從 Real Journeys搭名符其實的 Luminosa號去湖另一測的洞穴參觀螢火蟲 (glowworm).

風雨交加了一整晚,早上 Lake Te Anau還被深鎖在雲霧裡,
直到快出發時,突然遠方山頂露出被陽光曬到黃澄澄的頭,
大家又驚又喜紛紛拿出相機想要捕捉雲霧散開的那一刻,
然後旁邊的阿伯就和老公開起了天氣很棒山嵐很美的 small talk.
好險是拉老公不是我...不然我應該就只會 echo回: "噢,對阿!這景色真漂亮!"的標準答案終結話題...


短短30分鐘從上船到下船見證天氣轉晴心情還蠻興奮的,都偷偷以為自己是帶來陽光的女孩了.



導遊把我們分批帶進地底洞穴裡面介紹地形和生態然後搭小船看發藍光的螢火蟲.
因為閃光燈和吵雜的聲音會影響到螢火蟲的捕食和生活,
為了友愛我們的地球,珍惜各種生物類別,觀看螢火蟲時不可以攝影,或講話.
坐小船在洞穴裡非常非常的暗,只看到頭頂螢火蟲散發出一點一點的光.
剛開始的兩分鐘感覺挺浪漫的,頭靠在老公肩上,好像在看星星一樣.
不過兩分鐘過去後,我開始覺得老公的肩膀好舒服,
旁邊什麼也看不到聽不到,時間好像靜止,
四周的氣氛簇擁,我就要這樣睡去....
不知怎麼的,熊熊然想起這趟螢火蟲要價98紐元,
瞬間精神大振,深怕自己浪費了這些白花花得銀子.
Te Anau Glowworm Caves - Real Journeys
(圖片來源: https://www.newzealand.com/int/plan/business/te-anau-glowworm-caves-real-journeys/)

在紐西蘭這邊看到的螢火蟲和台灣會飛來飛去的螢火蟲很不一樣,
紐西蘭這類型的螢火蟲大多聚集在有水潮濕的洞穴裡.
會發光的螢火蟲還在幼蟲階段,
他們會吐出黏黏一顆一顆相連的口水從洞穴天花板垂吊下來,
利用自己發出的藍綠色光吸引其他像是蚊子之類的小昆蟲飛過來,
當飛過來的小昆蟲被口水黏住,螢火蟲就把他們的口水再吃回肚子.
大約9個月等螢火蟲長大結蛹銳變成蟲後,他們因為沒有消化系統只能存活幾天的時間,
成蟲螢火蟲就要趕快在餓死前神速找到另一半交配產卵.

回到 Te Anau小鎮,我們決定去不遠的鳥類保護園區 (Te Anau Bird Sanctuary)
裡面有 Te Anau的鎮鎮之寶: "Takahe" (就是 Te Anau i-Site旁邊很大的那隻藍色雕像鳥)
Takahe和企鵝一樣,雖然有翅膀但都不會飛.
隨著人類在 Te Anau地區的開發, Takahe數量越來越少,一度以為他們滅絕了.
再次發現Takahe蹤跡的人還誤以為是另一種比較常見的藍色 Pukeko雉雞,只是吃得比較胖了...



不過Takahe圓滾滾胖嘟嘟的真得很討喜.
從此以後,在紀念品店看到藍色的鳥老公都喊著他只要 Takahe, a.k.a fat Pukeko
蜜月的那段時間, Takahe在老公心中的地位都快要超越他在誠品買的奇異鳥玩偶了.

在紐西蘭處處都可以看到他們對環境和生物多樣性的重視,
嚴禁攜帶外來種,或是觀光區收取昂貴門票做為保育用途,
有的時候走在路上還會有告示牌說看到什麼外來生物要通報.
能夠看到有這麼多人為了地球共和共榮做這麼多的努力實在很感動.
在台灣其實大部分人的環保觀念都蠻好的,
只是有時候工作一忙,或趕時間就會忘了其實自己可以做更多來減少垃圾的產生或是回收分類得更仔細.
除了外在的生活習慣改變,我們也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愛護地球.

最後這天的 Te Anau天氣實在是太詭異了,
又是出太陽又是下雨的,
我們也不知道下雨天可以去哪裡,就在鎮上玩了迷你高爾夫球!
(但迷你高爾夫也是露天會被雨淋的啊啊啊!)
雖然我覺得自己對撞球保齡球和手足球蠻有天分的,
但迷你高爾夫球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球路歪來歪去,還飛到別杆去...
老公眾望(?!)所歸得拿下pk賽冠軍和老婆滿滿的崇拜(?!)

回到旅館看看陽光普照的 Lake Te Anau,下一站要前進 Wanaka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伯爵公主 的頭像
伯爵公主

princesseg

伯爵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