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077  

出生的小動物張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生物就叫它媽媽.
剛到德國連學校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的我很幸運到撞到剛起床的鄰居,
從此Daniel基本上就成了我在德國的娘!

在宿舍我遇到什麼奇奇怪怪的問題絕對第一個找他,
討厭的銀行寄來一堆莫名其妙的德文信...找Daniel!
同學一天到晚找我一起念書算數學,好可怕我要逃離...找Daniel!
晚餐不知道吃什麼...找Daniel!

但我相信他一定也很開心有我這個好鄰居,
終於有人聽他發表藝術評論(雖然我有時候覺得他的品味很奇特)
終於有人陪他一起去超市還煮飯煮的比他難吃...
終於有人可以幫他看看他的程式作業,最後還以怪咖的稱號來答謝...

我們也會偷偷討論宿舍裡的其他鄰居,
那個德國人又不洗碗,而且房間打開來都是臭味!
中國來念博班的那個臭臉女生居然帶了一個巨大的黑人回房間!

這個下雪的二月底,Daniel因為宿舍合約到期,我因為要去慕尼黑實習,下個月都要搬走了...
雖然我們還是常常聊天吃飯,
但是再也不能晚上失眠的時候找他罵人,或是臨時在走廊上揪人看電影了.

我想在德國念書和在台灣最大的差別應該就是要忍受身旁的朋友來來去去,
台灣很小,就算畢業了好像大家也都在附近工作著,
但在德國,每隔一陣子就要面臨朋友回自己國家或是到另一個遙遠的城市,
雖然有飛機有火車其實地球也不是真的那麼大,
但有時候這一道別,卻真的可能這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對方了.

於是我放上這張下雪的宿舍,紀念在德國非常珍惜的一段友情.

伯爵公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