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斯圖加特快一年,
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在離我家走路不到一分鐘的媒體學院(HdM)有這麼不錯的咖啡空間.

一整片的落地窗讓周末午後的陽光恣意的在沒有人的大廳跳舞,
透過鏤空的階梯可以看到鋼琴和播放著學生媒體作品的大螢幕.
在這,可以拿著只要一歐元的Latte Macchiato坐在透明廣播室旁的椅子上,
欣賞眼前光怪陸離的扭曲裸體女人攝影.

對於這驚喜的發現,我實在很想與人分享,
畢竟在這不是台北也不是慕尼黑的城市,連想要好好喝杯咖啡的地方都沒有.
於是我丟了訊息給也是在HdM念書的朋友,
告訴他,我找到了喝咖啡的理由.
因為我記得他曾跟我提起他班上有位奇特的同學會突然間到學校只是為了一杯咖啡.

也許是每天在這上課已經毫無新鮮感的關係,
他雖然也覺得學校大廳不錯,但卻沒有像我一樣的雀躍...
好吧,
這邊是少了可以讓人完全陷入放鬆的沙發,
和厲害的咖啡豆經過厲害的咖啡機出來的厲害咖啡...

我不甘示弱,試圖想幫HdM咖啡館站出來講話,
這可是方圓百里最好的Cafe呢!
sad, but true...他回答.

如果沒有辦法在咖啡館中逃離平常生活的話,
或許這不該被定義為好的咖啡館.
所以他還是寧願再坐15分鐘的地鐵到市區的資本集中營,星巴克,
去尋找他想要的寧靜. 

 

創作者介紹

princesseg

princesse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